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
V&A博物館起源于“日不落帝國”時代的締造者英女王Victoria和她的丈夫Albert。它是全世界以“應用以及裝飾藝術”爲主題的博物館中規模最大的一座,上至希臘羅馬時期的雕塑,中世紀宗教,下至當代服裝、建築、平面設計等無所不包。然而它的精彩之處在于能夠以敏銳的市場嗅覺,准確地找出觀衆感興趣的題材進行策展,同時維持高水准的“品牌”形象。2003年它還被評爲“歐洲最佳博物館”。
英國V&A博物館永久典藏中國設計師勞倫斯·許所設計的龍袍。該龍袍曾被範冰冰在參加戛納國際電影節時穿着。作爲世界著名的藝術博物館,V&A對範冰冰這身“戛納戰袍”垂愛有加,工作人員在得知龍袍已經被杜莎夫人蠟像館收藏,而其設計者勞倫斯·許工作室還有一件升級版龍袍之後,該館体现了收藏這件作品的強烈願望。該作品于3月15日完成交接手續。
V&A Café是由三个房间组成的:Morris, Gamble和Poynter,都以他们的设计者命名。这些美丽的房间饰以花砖墙,彩色玻璃和彩绘壁画,都是维多利亚时期遗留下来的原作。它们是世界上最早的博物馆咖啡厅。

五年前,“鬼才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在伦敦的寓所以自己的方式结束了40岁生命,時裝界永久性地失去了一颗最闪耀的星。五年之后,人们对他的想念从未停止,伦敦Victoria& Albert博物馆自今年3月到7月展出“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野性之美”。在这位设计师的家乡,展出以一种更加人性化的方式向伦敦骄子McQueen致敬。 “我的心在这儿,我的灵感也来自这里。”AlexanderMcQueen曾说道。

纽约多数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多数会艺术博物馆是美國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初建于1872年,后又经过多次扩建,整个博物馆占地面积仅为北京故宫博物院的1/9,但展出头积反而是故宫博物院的两倍。其中服饰馆(Costume Institute)堪称世界之最,收集了4个世纪以来五大洲的各民族服装1.5万余件,已然成为时尚爱好者心中的圣地。
除了庞大的服饰收藏量堪称世界之最以外,服饰部每年都会举办多次特展,2011年的“Alexander McQueen: Savage Beauty”展览和2012年的“Schiaparelli and Prada: Impossible Conversations”展览更是盛况空前,今年以中国元素为主的“中国:镜花水月”同样值得期待。除此之外,两条以时尚为主题的导览路线“Fashion in Art”和“Costume: The Art of Dress”常年带领观光者领会多数会艺术博物馆内的馆藏臻品。
纽约多数会艺术博物馆与《Vogue》雜志有不解之缘。在博物馆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慈善筹款晚会Met Ball从1972到1984年,传奇Vogue主编Diana Vreeland开始负责Met Ball的筹谋,而从1995年起至今,Vogue美國版主编Anna Wintour作为Met Ball的主办人物负责监督慈善收益以及来宾的邀请工作。

马上在纽约多数会博物馆展出的 “中国:镜花水月”展览以“中国”为主,旨在诠释几个世纪以来,奇妙、凝粹的东方文化与电影催生的艺术创作与想象。整个展览将出现130余件高级時裝和成衣作品,并与中国服饰、书画、瓷器以及包罗电影等艺术作品对比展陈,出现中国意象的迷人回响。从16世纪开始,西方時裝设计师就从东方奇妙未知的纹理和图案猎取灵感,从Paul Poiret到Christian Dior,从Tom Ford到Roberto Cavalli,他们的设计中不乏由中式意象所延展开的幻想、浪漫和情怀。另外由王家卫导演担任艺术总监的此次展览,也揭示电影在西方世界了解中国文化过程中的独特作用。

巴黎加列拉宫(Palais Galliera, Museé de la Mode de la Ville de Paris)
时尚电影《穿普拉达的女魔头》中小助理Andy身穿黑色修身礼服到场时尚派对的古堡式建筑就是知名的巴黎时尚博物馆加列拉宫。这座古堡式建筑于19世纪末由加列拉(Galliera)公爵夫人所建,是全世界服装、饰品馆藏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它不仅反映了法國自十八世纪至今的時裝潮水及着装习俗,更见证了时尚界各个时代的天才时尚制造者。
左:加列拉宫内重新装修后的Grand Gallery恢复到19世纪末的原本色彩。
2015年三月,经过整修重新开幕的加列拉宫为人们带来了時裝大师Jeanne Lanvin的首个大型回忆展。这次展览是向法國老牌時裝屋Lanvin致敬并揭开品牌首创人的奇妙面纱。Jeanne Lanvin作为巴黎高级定制時裝界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以细致的手工艺和丰富的制造力准确捕捉了其所处的时代精神,百余件来自加列拉宫和Lanvin档案馆中的非凡藏品会一直展出至今年8月,绝对不容错过。
右上:Jeanne Lanvin女士和她的女儿Marguerite, 1907;右中:展出的Lanvin Dress La Duse, 1925;右下:展出的Jeanne Lanvin, evening gown La Cavallini, 1925。
加列拉宫之所以独一无二,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所展出的价值连城的展品多数来自于捐献。旗下包罗了《Vogue》、《W》和《GQ》等世界著名刊物的国际期刊出书集团康泰纳仕与加列拉宫也紧密合作,不仅推出了“Papier Glacé”康泰纳仕出书物摄影展,还建立了Vogue巴黎基金会。法國版《Vogue》主编Emmanuelle Alt更歌颂加列拉宫是“我们每天带着热情书写的时尚界历史的把关人”。
左:Constantin Joffé (1911-1992)的摄影作品,曾刊登在1945年9月的美國版《Vogue》上。
關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