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潮水服飾    >    星秀場

整形手术滤镜禁令 会治愈我们对“Instagram 脸”的迷恋吗?

作者:Rosalind Jana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19年11月03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VOGUE時尚網  

文章導讀

对“Instagram 脸”这样的网络审美的模仿让 Z 一代和千禧一代感受到了压力。这种审美因金?卡戴珊 Kim Kardashian 和凯莉?詹娜 Kylie Jenner 等名流而流行起来。随着平台对整形手术滤镜的禁止,Vogue 开始调查这一举措是否会让我们对真实的自我更加中意。

10月,Instagram 宣布将禁止在其平台上使用模仿整形手术的面部滤镜。这一消息是由 Facebook 的增强现实平台 Spark AR 公布的,该平台称仅在去年一年就有 10 亿人使用了它的面部改变滤镜。这些滤镜的形式多样,小到添加闪光大到完全转换成外星人,它鼓舞用户实验改变自己身体。FixMe 和 Plastica 尤为热门,因为它们能让用户描绘夸张的特征,让皮肤极其光滑,有的还能描绘手术造成的挫伤。

这一禁令的宣布源于人们对社交媒体、外表和心理健康之间关系的日益担忧。此前调查“Snapchat 畸形恐惧症”的报纸现在报道了所谓的“Instagram 脸”的兴起。这种最新网络审美因一众名流而流行起来,但对这种审美的追求让许多社交媒体用户感到不小的压力。

“Instagram 脸”的兴起

这种外观通常以金·卡戴珊 Kim Kardashian 的布拉茨娃娃般的妆容和凯莉·詹娜 Kylie Jenner 的丰唇和轮廓明细的脸颊为特征,但也包罗贝拉·哈迪德 Bella Hadid 和爱莉安娜·格兰德 Ariana Grande 等许多其他公众人物的特征。正如 Vice 在最近对填充剂和注射剂产业的调查中所报道的,这种外观推动了非侵入性手术的繁荣,尤其是在年轻女性中。

那么整形手术滤镜在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呢?Instagram 的观点是,它们正在损害用户的福祉。当被问及对此如何评论时, Facebook 一位发言人告诉 Vogue:“我们希望滤镜对人们来说是一种积极的体验。在重新评估的同时,我们将:第一,从图库中移除所有与整形手术相关的效果;第二,停止进一步批准这样的新效果;第三,如果现有效果受到举报则将其移除。”

从外貌上看,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考虑到 2017 年美國面部整形重建外科学会發現,55% 的外科医生陈诉说遇到过病人以自拍作为寻求整形服务的理由。虽然这些滤镜证实了网络图片和线下不合理整形欲望之间的联系,但实际上它们只触及了外貌。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爱尔兰戈尔韦国立大学的博士学者玛丽·麦克吉尔 Mary McGill 在研究自拍和后女权主义数字文化,她回应新闻说:“我欢迎任何可以简化我们强烈的视觉文化的变化,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微不足道的动作。问题远远超出了几个滤镜,涉及到像Instagram 这样的网站已经引入我们生活的一系列实践和规范。”麦克吉尔指的是什么样的规范?“这些做法将女性的身体和面部视为需要以更多法医方式进行考察和评估的对象。所有美颜应用都是基于我们的身体需要完善的假设;因此,它们天然有缺陷。”

苹果 2017 年最受欢迎的付费应用 FaceTune 就是这样一款美颜应用。面部细节精巧编辑比卡通滤镜更巧妙,而且可能更加普及。鼻子可以变直,下颌可以重塑。因此,人们可以为自己创建稍加调整的数字头像。离开智能手机的全视之眼,有些人会觉得这是一幅他们不行企及的图像。其结果是,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给整形外科医生拍自己编辑过的脸,以获得相似的外观。

伦敦時裝学院时尚理论家,服装文化专业硕士课程负责人罗西·芬德利 Rosie Findlay 博士告诉 Vogue:“这些關于我們身体和我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先于社交媒体出现,但这种思维方式被强化了,因为[……]它鼓舞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自身,并以一种非常和气的方式治理我们的外表。”她说,这与 2000 年代中期关于 Photoshop 和整形手术的讨论有一定连续性,但是也有了明显地改变。从极其夸张的修改变为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微调,FaceTune 的微修功能就是个例子。“如果你能修改自我,或者增强自我(这对于这种外科手术来说是很和气的词),而且如果做得巧妙,你不会有很大的变化,会略有改善。我认为这是美学的目标。在手术后仍能很好地辨认出自己,比手术[被认为]乐成更重要。”不外,她很快指出了这一点的等级含义,“微妙”和“太多”之间的对比制造了新的美容等级。

在數字世界中,美接下來會如何發展?

互联网无疑改变了我们对美的概念。这是一个复杂且经常矛盾的进展。一方面,我们在认可更多样化的身体和外貌,以及我们所有人都有机会以我们希望的方式展现自己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由于传统因素还有很大的进展空间。就像歌手王公主 King Princess 搞笑地使用那些相同的整形手术滤镜一样,很容易找到恶搞既定尺度的名人。它还为模糊事实和虚构提供了空间。最近,化妆师亚历克西斯·斯通 Alexis Stone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使用了假肢和其他特效来让他的 Instagram 粉丝相信他经历了一次失败的整形手术。

另一方面,提供给我们的典范仍然在很大水平上鼓舞一种非常同质的美。最近一位整容外科医生声称贝拉·哈迪德Bella Hadid 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他的观点是基于黄金比例——一种著名的描绘“身体完美”的方式,这种方式起源于欧洲。这些典范大多看重女性的外表,无论是通过节食、个人训练、熟练的化妆师、外科手术改造还是以上所有方式,她们的真实外表都与完美的照片编辑密不行分。这反过来又给我们其他人增加了新的压力,让我们在成为自己Instagram 故事中的明星时,同样需要提升自己,否则会感到缺失了什么。当然,禁止奇怪的滤镜可能会有所资助,至少会引发人们的关注。但这还需要更多人的关注和努力,去讨论如何在网络世界中构建、维护和坚持不懈地强调美,这样才气真正改变一切。


將本文分享到

本文相關品牌

本文相關單品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专享
開啓互動之旅

將文章:整形手术滤镜禁令 会治愈我们对“Instagram 脸”的迷恋吗?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乐成

經驗: +2 , 金币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检察或者治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检察或者治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