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名流派對    >    星話題

別再問女人這個問題了,冒犯

編輯:Hezi 時間:2019年8月05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你如何平衡家庭和事業?”如果票選“乐成女性一定會被問的問題”,該問題怕是會高居榜首。但現在,這個問題卻變得“不尊重人”。

“大魔王”Cate Blanchett一向端庄智慧又迷人,但最近却因为一个问题而“失了态”。

Blanchett最近在宣传新片《伯纳黛特你去了哪》,记者丢出了屡试不爽、万年不错的问题——“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而Blanchett却直接用一句“F**k off”怼了回去。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這個問題像是對各個領域中有所作爲的女性的“褒獎”——你既能當個好妻子、好母親,你也能做個女強人,魚與熊掌兼得,究竟是怎麽做到的?面對這樣“善意”的提問,爲何Blanchett有意外過激的反應?

最近同樣被問到這個問題的,還有曾經的央視主持人張泉靈,現在的她多了企業家的身份,面對這個問題她的回答也有些激烈,“我其實有做到平衡,但是我也要告訴你,我特別討厭這個問題。因爲這個問題的背後,自己就是偏見。”


是女性太敏感了嗎?還是問題自己真的說不通?


我們不妨再來看一個例子——

女演员Jennifer Garner分享过一个故事:几年前她和Ben Affleck还是夫妻,在一次活動上,媒体们每隔几分钟进来分别问他们问题。回到家后,夫妻二人对了一下各自被问到的问题,几乎每个人都问Garner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而同样是演员的Ben Affleck没有一次被问到。事实上,他整个职业生涯几乎都没有被问过。

明明從字面上看起來沒有偏頗的問題,卻在實際操作中,因爲一些根深蒂固的偏見而染上了帶有性別歧視的色彩。這就是這個問題最大的“冒犯”之處——只是有選擇地讓女性作答,對男性卻是直接pass。是默認他們一定能平衡好,還是認爲他們肯定只選擇事業而舍棄家庭?

當紅的單口諧星黃阿麗吐槽說,爆紅之後總有人問她是怎麽平衡家庭事業,“但從來不會有人問男人這個問題,因爲他們根本就不會去平衡。”


黃阿麗的說法也許絕對了些,但長久以來,社會對女性的要求就以家庭責任爲重,一個所謂的“乐成女性”也必須爲人妻、爲人母,否則就是不近人情、人生缺失;而對男性的要求以社會責任爲重,家庭有沒有、是否兼顧到並不重要,也不影響他們的社會形象。

美國前國務卿、第一夫人希拉裏·克林頓這樣說過:“我認爲這不是一個女人要處理的問題,而是一個人、一個家庭的問題。毫無疑問,承擔工作和家庭的責任每天都在每個地方以各種方式進行著。”

Blanchett也說:“電影行業和其他任何行業一樣,只要是工作的父母,都會面對同樣的掙紮。”

她不是没有分享过自己照顾孩子的经验:她在家里有一块很大的板子,上面写着所有的活動日程,早上做什么,晚上做什么;三个书包,三个饭盒,三套校服,是一套完整的系统。

她也會盡可能選擇在孩子假期的時候拍片,這樣他們可以和她一起;如果不行,她會把孩子送到當地的學校,還會和他們一起完立室庭作業。拍戲這麽多年,Blanchett和孩子分別過最長的時間不超過一周。


但Blanchett依舊面對質疑:“人們總是假設你有一個保姆,一個司機,一個廚師,根本沒人在乎我做了什麽。事實是,我並沒有人們假設的那些幫手。”

好莱坞著名喜剧女星Tina Fey也有类似的感受,提问者似乎不相信她真的做到了:你其实搞砸了对差池?你不行能兼顾到,更不行能兼顾好。


這不是提問,更不是好奇,只是challenge。

Tina Fey的好姐妹,另一位喜剧女星Amy Poehler从另一个角度道出了这个问题的不妥之处:“什么叫‘我怎么做到的?’你难道真的想听我跟你讲我家保姆的日程是怎么部署的,我跟老公是怎么分工照顾孩子的,我是怎么在工作里各种跟人周旋、拉扯,好保证孩子是放在第一位的?”


人们试图从她们口中打探出可以毫不费力搞定生活事业的“秘籍”,相信一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捷径”,但每每得到的只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回答,像是尽量挤出时间陪家人、相信自己就一定可以做到……而真相就如Amy Poehler所说——真实的生活都有琐碎和狼狈不堪的一面,绝非你想的那样光鲜,你确定你想听?

而在全球女性中都頗受尊敬的米歇爾·奧巴馬則幹脆否定了這個問題的合理性:“想要擁有乐成的事業和快樂的生活其實是一個荒謬的願景,我不希望年輕女性抱有這樣的期望,好像她們如果不能同時擁有就是失敗。”

Drew Barrymore也给出过类似的回答:“你不行能同时兼顾,至少同一时刻不行能,你会因为必须要做出选择而陷入困境,没法把自己想做的事都做了。”


乍一聽有些悲觀,但她們的話透露了問題的關鍵:“平衡”不是一個完成的理想狀態,而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很多人究其一生都在這二者中尋找支點。永遠給你抛出難題,這就是生活。而要面對生活的,當然不只有女人。


對于女性而言,帶有偏見和冒犯色彩的問題並不止這一個,人們下意識地提出一些想當然的問題,其實反映出的是長久以來社會固有的性別認知。

《复仇者联盟3》的全球新闻公布会上,记者让“寡姐”Scarlett Johansson聊聊影片造型有什么样的时尚元素,寡姐一脸困惑,“我要回答一个时尚方面的问题?”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說……我穿了一件緊身皮衣,差不多穿了十年,如果你覺得還有什麽時尚元素應該包罗進去請告訴我們哦~我這次多了件背心,我好興奮,對了!我還搞了新發型!”

問女演員穿衣装扮自己無可厚非,但是寡姐作爲複聯的初代成員,其角色深度的擴展、性格層次的遞進、在衆多英雄中所起到的作用遠比造型重要的多。更何況,這也不是都市愛情片或喜劇,服裝並不展露太多的人物色彩,通常只是便于行動的戰服。

前文提到的黃阿麗說過自己很討厭的一個問題是“作爲一名亞裔美國女性在好萊塢是什麽感覺”,明明有更多可以問的,她一個才女,寫書、拍電影、說單口、養娃,但提問者只看到了她的種族和性別。

前段时间公布了新单曲的“霉霉”Taylor Swift被记者问道:“30岁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你准备好牢固下来,考虑结婚生子吗?”


“我不覺得男人到30歲會被這麽問,所以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對于很多人來說,30歲的確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年齡,非要說是轉折點也無可厚非,但問題是爲什麽非得是從事業轉向家庭?這樣一個忙著辦巡回演唱會、出新曲、新專輯的音樂人,充滿創意和創造力,她的“轉折”完全可能是涉獵更多領域,打破更多紀錄。

Lady Gaga十年前“横空出世”的时候,有记者问她,你是否担心歌曲中包罗太多的性意味而转移了公众对音乐自己的关注?

Gaga說:“我一點也不擔心。如果我是個男人,坐在這裏叼著煙,說自己寫歌就是因爲愛泡妞、愛車,你會說我是個搖滾明星;但當我是個女人,是個流行歌星,你就開始評判我。其實我也是個搖滾明星。”


繼續挖下去這樣的問題還有很多,可怕的不是問題自己,而是太多人的“無意識”,很多時候站在對立面的不僅僅是男性的強勢,還有女性自身的困頓——


我們默認社會和身邊圍繞著“回歸家庭”“該生孩子了”“事業心不用太重”這樣的聲音,並以此作爲衡量自己的行爲准則。


而活在准則之外的女人,甚至連女人自己都不能投以正常的視線。


但好在,越來越多可以被稱之爲“榜樣”的女性,在引導大衆正視這些由來已久的問題。

摄影:Peter Lindbergh

最近引發熱議的英國版VOGUE九月刊請來梅根王妃擔任客座編輯,她親自邀請了15名差异行業中的精彩女性登上封面,讓她們各自暢談女性力量與變革。這是一個充滿意義和影響力的舉措——她們用自己的鋒芒一點點解開繩索,撕碎陳腐的固有認知。

英國皇家芭蕾舞团的首席、校长Francesca Hayward说:“我非常自豪于我的肤色,但我想如果下一个混血或黑人的女性舞者不再被问到肤色的问题就好了。”

好萊塢著名演員簡·方達說:“演員就像是中繼器,我們從那些難以被聆聽到的聲音裏找到信號,然後放大它們。”


我們渴望發聲,想要被正視,這是世界各地、各行各業女性的共同願景。這是件長久之事,沒什麽一蹴而就的捷徑,我們自身能做的,就是尊重每一個個體的選擇,去聽去看他們真正做了什麽,而不是爲他們套上性別、年齡與身份的框架。

將本文分享到

本文相關品牌

本文相關單品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专享
開啓互動之旅

將文章:別再問女人這個問題了,冒犯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乐成

經驗: +2 , 金币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检察或者治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检察或者治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